<sup id="8sgae"><tr id="8sgae"></tr></sup>
<tt id="8sgae"><wbr id="8sgae"></wbr></tt>
<rt id="8sgae"></rt>
<tt id="8sgae"></tt>
<tt id="8sgae"></tt>
<acronym id="8sgae"><small id="8sgae"></small></acronym>
首頁 > 社保案例 > 男子在家用微信加班突發疾病身亡是否算工傷引熱議——關于工傷 這些知識你要知道

男子在家用微信加班突發疾病身亡是否算工傷引熱議——關于工傷 這些知識你要知道

2022-08-14 09:48 · 山西晚報 · 250閱讀

原標題:男子在家用微信加班突發疾病身亡是否算工傷引熱議(引題)

關于工傷 這些知識你要知道(主題)

山西晚報記者 武佳 實習生 李佳蓉

在家用微信加班時突發疾病導致身亡,算工傷嗎?日前,廣州某公司員工石某在家發病致死案在網上引發熱議。什么樣的情況才能被認定為工傷?認定工傷后能獲得怎樣的待遇?8月9日,山西晚報記者進行了采訪梳理。

認定工傷過程一波三折

石某生前是廣州市某貿易公司員工。2020年某工作日19時40分左右,石某在家中突發疾病倒地,120急救人員到場后宣告死亡。石某的微信聊天記錄顯示,事發當天下班回家后,其通過微信與同事、客戶洽談工作,其最后與同事的聊天時間是19時22分;19時55分,石某所在的微信群內,其他同事仍在繼續回復工作內容。

石某的妻子田某向當地社保局提出工傷認定申請。社保局作出被訴《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對石某的死亡情形決定不予認定或視同工傷。田某不服,訴至法院。廣州鐵路運輸法院一審認為,石某于家中突發疾病時不屬于工作時間,也不屬于工作崗位,遂駁回田某的訴訟請求。田某不服,提起上訴。

廣州鐵路運輸中級法院二審認為,石某的微信聊天記錄顯示其經常下班后用微信回復工作信息。結合石某同事的陳述,其與石某所在的工廠晚上都在生產,生產過程中遇到問題都會互相聯系,多年來一直如此。由此可見,石某回家后繼續線上處理工作是常態。事發當晚石某最后推送工作微信的時間是19時22分,與其倒地時間19時40分存在時間差,但考慮到從突發疾病到死亡有一個持續的過程,且19時22分后石某再未使用微信發出任何信息,故可以認定石某符合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突發疾病死亡的情形。據此判決:撤銷一審判決,撤銷社保局作出的被訴《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責令社保局在判決生效之日起60日內對田某的工傷認定申請重新作出處理。

這些情況可以被認定為工傷

什么情況可以被認定為工傷呢?《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規定,職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工傷: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內,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傷害的;工作時間前后在工作場所內,從事與工作有關的預備性或者收尾性工作受到事故傷害的;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內,因履行工作職責受到暴力等意外傷害的;患職業病的;因工外出期間,由于工作原因受到傷害或者發生事故下落不明的;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責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軌道交通、客運輪渡、火車事故傷害的;法律、行政法規規定應當認定為工傷的其他情形。

職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視同工傷: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突發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時之內經搶救無效死亡的;在搶險救災等維護國家利益、公共利益活動中受到傷害的;職工原在軍隊服役,因戰、因公負傷致殘,已取得革命傷殘軍人證,到用人單位后舊傷復發的。

山西晚報記者咨詢人社服務平臺12333得知,工傷保險是國家和社會為在生產工作中遭受事故傷害和患職業性疾病的勞動者及其親屬提供醫療救治、生活保障、經濟補償、醫療和職業康復等物質幫助的一種社會保障制度。參保職工因工受傷、死亡或鑒定為職業病,用人單位、職工本人或其親屬,應在規定的時間內向用人單位所在地社保部門提出工傷認定申請,依法享有工傷保險待遇。

工傷保險包含多種待遇

按照規定,職工參加工傷保險后,因工傷發生的醫療費用和康復費用;住院伙食補助費;到統籌地區以外就醫的交通食宿費;安裝配置傷殘輔助器具所需費用;生活不能自理的,經勞動能力鑒定委員會確認的生活護理費;一次性傷殘補助金和一至四級傷殘職工按月領取的傷殘津貼;終止或者解除勞動合同時,應當享受的一次性醫療補助金等從工傷保險基金中支付。治療工傷期間的工資福利;五級、六級傷殘職工按月領取的傷殘津貼;終止或者解除勞動合同時,職工應當享受的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等由用人單位支付。

職工因工死亡,其近親屬可按規定從工傷保險基金領取喪葬補助金、供養親屬撫恤金和一次性工亡補助金。其中,喪葬補助金為統籌地區6個月的月平均工資;供養親屬撫恤金主要發給無勞動能力的親屬,為工亡職工月工資的30%到40%;一次性工亡補助金標準為上一年度全國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20倍。

回到上述案件,法院指出:為了單位的利益,職工下班后繼續占用個人時間線上處理工作事項的,屬于《工傷保險條例》規定的“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的延伸,其間突發疾病死亡的,應當視同工傷。

網友們普遍認為,隨著網絡日益發達、工作性質的多元化,很多工作崗位的時空限制越來越少,尤其在疫情期間,居家線上辦公已成為常態。很多人都像石某一樣,下班后繼續在線上處理工作。法院二審對“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的認定,顯然更符合現實的工作情景,符合普通人對現在加班情形的樸素感知。

業內人士分析,此案法院二審對工傷的認定,等于是明確劃定了法律的保障邊界。以后如果再遇類似悲劇,社保部門或者法院可以參考該案例,而家屬也可能更有法律意識,保存好相關的工作證據,比如微信聊天截圖、電話通話記錄等。通過各方努力,相對模糊的工傷認定領域將逐步清晰化。

轉載須知:為了社保知識、政策、法律和資訊的普及與分享,社保100網歡迎您轉載。

轉載來源:社保100網,轉載鏈接:http://www.hbljsm.com/case/cs_11072.html

推薦閱讀
相關最新

- 查詢服務 -

一周熱榜

換一換

社保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