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8sgae"><tr id="8sgae"></tr></sup>
<tt id="8sgae"><wbr id="8sgae"></wbr></tt>
<rt id="8sgae"></rt>
<tt id="8sgae"></tt>
<tt id="8sgae"></tt>
<acronym id="8sgae"><small id="8sgae"></small></acronym>

首頁 > 社保新聞 > 就業形態日趨多樣,工傷認定要跟上

就業形態日趨多樣,工傷認定要跟上

發布時間 : 2022-08-14 15:25     來源:中國青年報     閱覽數:295

       我沒簽訂勞動合同,如果中暑或得熱射病,還真不知道該怎么辦。”日前,在中青報·中青網記者的街采中,90后外賣小哥李元(化名)在烈日下皺起了眉頭。

       今年,由于高溫天氣,出現了勞動者中暑甚至熱射病致死案例;近期,杭州一個22歲女孩連續加班猝死令人扼腕……由此將年輕人普遍關注的“工傷”話題推向臺前。

       常有年輕人相互打趣說,“長胖是一種工傷”。實際上,這只是句玩笑話。那么,連續加班熬夜致死算不算工傷?靈活就業人員高溫工作中暑算不算工傷?如何進行工傷認定?在家里線上上班受了傷算不算工傷……如何保障勞動者的工傷補償權益?記者進行了多方采訪。

       職業性中暑可否認定為工傷

       近日,廣東肇慶一家鞋類代工廠的工人王小軍(化名)在車間工作時突然暈倒,送到醫院后經診斷檢查,該患者因多臟器功能衰竭導致呼吸心臟驟停,被診斷為熱射病,雖經全力搶救,但最終不幸去世。“王小軍和工廠簽訂了勞動合同,目前我們已經開始履行相關手續,正在申請工傷認定。”王小軍的親屬告訴記者。

       熱射病屬于重癥中暑,依據相關規定,勞動者患熱射病后被認定為職業性中暑的,可以進行職業病診斷并申報工傷,享受工傷保險待遇。

       人社部等部門于2012年聯合下發的《防暑降溫措施管理辦法》第十九條明確規定,勞動者因高溫作業或者高溫天氣作業引起中暑,經診斷為職業病的,享受工傷保險待遇。這就意味著,勞動者出現職業性中暑,可以享受工傷保險待遇。

    “但是,職業病診斷并不容易。這需要提供病人的職業史、職業病的危害接觸史和工作場所職業病危害因素等情況。”北京義聯勞動法援助與研究中心主任黃樂平說,“這些證明往往需要用人單位配合提供相應的證據材料,如果用人單位不配合,勞動者很難取得這些證據,也就難以進行職業病診斷。”

       十幾年的工作經歷中,黃樂平幫助很多人打過工傷官司,但用人單位主動配合的案例不多。

       同樣是工傷認定,杭州22歲女孩徐惠惠(化名)并不順利。在連續四五天熬夜加班后,徐惠惠在家休息時突發疾病,隨后被送進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二醫院ICU搶救。這名女孩牽動了無數網友的心。不幸的是,半個多月后,女孩在醫院搶救無效去世。

       黃樂平表示,《工傷保險條例》規定,只有職工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突發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時之內經搶救無效死亡的,才會視同工傷。因此,如果女孩去世時搶救超過了48小時,幾乎很難被認定為工傷。

       日前,杭州市濱江區人力社保局發布通報稱,雖然當事人在此期間每日工作時長未超過法定上限,但該企業在用工管理上存在不規范行為,將嚴肅查處,切實保障勞動者合法權益。

       黃樂平表示,對于賠償問題,受害人家屬可以和女孩的用人單位協商賠償數額,協商不成的,家屬可以向法院起訴。

       靈活就業勞動者難邁職業病診斷這道坎兒

       盡管一線勞動者出現職業性中暑甚至患上熱射病的情況并不少見,但因工傷鑒定過程艱難,真正去申請職業病診斷、得到工傷認定的少之又少。

       7月5日,在陜西省西安市高新區興隆街道甫張村,建筑工人王建祿倒在收工回家的路上,因熱射病于次日凌晨去世。王建祿女兒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父親因為未簽勞動合同,難以認定勞動關系,無法認定為工傷。目前,作為家屬,她已與工地負責方達成協議,工地方面負擔王建祿的喪葬費等。

       黃樂平指出,與塵肺病和職業中毒等常見職業病相比,勞動者對于職業性中暑屬于職業病的知曉度較低。相當一部分勞動者發生職業性中暑后,不知道可以申請職業病診斷,并享受相應的工傷保險待遇。

     “要進行職業病診斷,首先得進行勞動關系確認,這對于很多建筑工人,以及快遞員、外賣員等新就業形態勞動者來說,是很難邁過的一道坎。”黃樂平說。

       根據職業病防治法第四十八條規定,職業病診斷、鑒定過程中,用人單位不提供工作場所職業病危害因素檢測結果等資料的,診斷、鑒定機構應當結合勞動者的臨床表現、輔助檢查結果和勞動者的職業史、職業病危害接觸史,并參考勞動者的自述、衛生行政部門提供的日常監督檢查信息等,作出職業病診斷、鑒定結論。

       黃樂平表示,在實踐中,職業病鑒定機構很少依據勞動者的自述進行職業病診斷。因此,一些勞動者只能通過對相關行政部門投訴的方式,使企業迫不得已提供勞動者職業病診斷所需的材料。

       沒在辦公室坐班出了傷情也是“工傷”?

       當前,受疫情影響,線上工作成為年輕人工作的普遍狀態,由此帶來的一些意外狀況能否認定為工傷,引起普遍關注。近來,一起案件的宣判引發熱議。

       據報道,石某生前是廣州市某貿易公司員工。2020年某工作日19時40分左右,石某在家中突發疾病倒地,120急救人員到場后宣告其死亡。

       石某微信聊天記錄顯示,事發當天下班回家后,其通過微信與同事、客戶洽談工作,他最后與同事“大宇”的聊天時間是19時22分。當晚19時55分,石某所在的微信群的其他同事仍在繼續回復工作內容。石某的妻子田某向當地社保局提出工傷認定申請。社保局作出被訴《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對石某的死亡情形決定不予認定或視同工傷。田某不服,訴至法院。

       廣州鐵路運輸中級法院二審認為,為了單位的利益,職工下班后繼續占用個人時間線上處理工作事項的,屬于《工傷保險條例》規定的“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的延伸,其間突發疾病死亡的,應當視同工傷。據此判決,撤銷一審判決,責令社保局對石某的妻子田某的工傷認定申請重新作出處理。

    “目前,很多工作單位是用現代化的手段管理勞動者,包括利用工作微信群、搶單派單平臺等高科技手段。在這種情況下,盡管勞動者沒有在辦公室,也完全可以視為在工作狀態。”北京市律師協會勞動與保障專業委員會副主任時福茂在接受中青報·中青網記者采訪時指出,“年輕人從事新職業,導致現在的用工關系發生很多變化,不像1995年勞動法施行時,工人都在工廠上班。”

       目前,由于就業形態日趨多樣,在工傷認定涉及的各個方面中,勞動關系的認定受到較多關注。

     “只要勞動者與平臺之間有實際管理的存在,應該認定勞動關系,社會在發展,認定勞動關系的標準應該與時俱進。”時福茂說,如果沒有證據否定職業病危害的因素與病人的臨床表現之間的必然聯系,就應當診斷為職業病。如此,包括很多建筑工人,以及快遞員、外賣員等新就業形態勞動者來說,一旦中暑或者有其他意外情況發生,應該得到相應保障。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李桂杰 先藕潔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2年08月12日 05 版

轉載須知:為了社保知識、政策、法律和資訊的普及與分享,社保100網歡迎您轉載。

轉載來源:社保100網,轉載鏈接:http://www.hbljsm.com/news/11081.html

相關推薦 :

新聞評論 :

Ctrl+Enter快捷提交噢 ←

最新評論(評論0條)

社保100